首頁 >  網絡實名> 正文

星際邊界_讓生命之魚,遊于良知之水

乘客蘋果手機落出租車上 司機送回後索要100元

孔子曾說過“過猶不及”、“執兩用中”的話,《中庸》標舉:“不偏之謂中,不易之謂庸;中者,天下之正道,庸者,天下之定理。”過一種平衡的生活,星際邊界認爲其實質就是追求中庸之道。
中庸是一個古老的話題了,仁者見仁,智者見智。與之相類似,平衡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呢?也要一分爲二來看。
如果平衡是指人與自然的和諧,人身心的和諧,爲人處世的剛柔相濟、張弛有度,等等,這無疑是好的。陶淵明“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”,展現的是人與自然、人與自身的和諧;王維“行到水窮處,坐看雲起時”,訴說的是自然的窮通之理。我也相信,生活中的得失遵循能量守恒的法則,一扇門關閉了,另一扇窗會爲你打開。所以,人應該有樂觀的心態,去擁抱生活的苦樂,構築自己內心的平和。
但如果平衡指的是平均主義、隨波逐流、對抗與制衡、無原則地尋求心理補償等等,則未必可取的。“滄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纓;滄浪之水濁兮,可以濯我足。”固然是明哲之言,但實踐起來又何其難哉!古今之事,就一時一地而言,通常“不是西風壓倒東風,就是東風壓倒西風”!所以,該有立場的時候就應該有立場,改拿態度的時候就必須拿態度。
大自然是一座象征的森林,能給我們無窮的啓示。如果說平衡代表著總體的天道原則,代表著和諧的終極結果,那麽,追求平衡是值得鼓勵與提倡的。但是,在微觀具體的層面,從來不乏極端或偏頗的存在。有時候,事物正以其極端、極致的形態彰顯著價值,人也是如此。
“歲寒,然後知松柏之後調也。”松柏,以及後來的梅蘭竹菊之所以能成爲草木中的君子,是因爲其自身的特異禀賦,也是人們把自己的理想和心志投射在其中的結果,可見不畏嚴寒、特立獨行、堅持操守一直是我們民族所看重的品質。
人世間,屈原爲了追求他的美政理想,“雖九死其猶未悔”;孟郊因爲苦吟,“心與身爲愁”;譚嗣同爲了變法維新,舍生取義;陳天華爲了喚醒同胞,蹈海自殺……這些執著也是足以令人爲之動容的!
平衡不是唯一的真理,獲得平衡的途徑也從來不是單一的。不是有詩句雲“心有猛虎,細嗅薔薇”嗎?世間萬物,包括人,本身就是一個矛盾體,對峙的兩極相生相克,以此爲平衡,又或者平衡正是在兩級之間跳躍而達成的。

魚兒離不開水,即便它感知不到水的存在。生命離不開良知,社會良知是個人的生命之水。我們要讓生命之魚遊于良知之水,切不可忽視良知的價值和存在。
正是因爲生命之魚遊于良知之水,許多偉人才在功成名就之後繼續前行。諾貝爾獎金獲得者居裏夫人,經曆千辛萬苦發現了鐳。這時,她只要申請專利,就能爲自己賺取數不清的錢財。但是,她沒有。“科學屬于全人類”,這是居裏夫人對社會的良知,她堅持良知,從而使自己的發現造福于全人類。著名生物學家土爾松,放棄了自己對小兒麻痹症疫苗的發明專利,把生産流程公布于世。面對朋友和家人的疑惑,他說:“你能爲太陽申請專利嗎?”正因爲心有良知,偉人們的生命之樹才長青不衰。
偉人是這樣,平凡的人又何嘗不是如此。“最美女教師”張麗莉,在生死關頭不顧個人安危,救下學生,她用行動诠釋了一位教師的良知和仁愛。最美司機吳斌,在生命垂危之際,忍痛完成換擋、刹車等操作,安全疏散24名旅客,而他自己最終還是沒能逃脫死神的魔掌。在吳斌的精神世界裏,一定“詩意的棲居”著兩種非常可貴的品質:一是強烈的敬業精神和崇高的職業素養,二是充分尊重和敬畏他人生命的博大情懷。而這兩種品質,都源于他的社會良知……
生命之魚,遊于良知之水,才黯淡不了星空燦爛,無論窮達榮辱都能驗證人格的力量。楚大夫沉吟澤畔,堅守對振興國家的良知,九死不悔;陶淵明悠然南山,堅守對道德情操的良知,飲酒賞菊;嶽飛揮師北上,堅守對恢複故土的良知,忠心不已……他們堅持讓生命之魚遊于良知之水,縱然被奸佞誣陷,也不隨波逐流;縱然一生清苦,也不改變節操;縱然含冤離世,也不變節叛國。
生命之魚,遊于良知之水,才荒蕪不了人生的春天,無論高低貴賤都能體現人生的價值。著名醫學專家華益慰把患者的安全放到第一位,堅守治病救人的良知;拾荒老人陳賢妹用雙手拾起十八位冷漠人士的廉恥和道德底線,堅守做人的良知;“最美洗腳妹”劉麗爲學子們撐起了屬于他們的理想的藍天,堅守社會義務的良知。她們用自己的行動教導著星際邊界們如何守住內心良知。與此構成鮮明對比,“郭美美”用耀富炫美引發了紅十字會的信譽危機,她的內心缺少最起碼的社會良知,她的內心不但不美,反而很醜。 

2001